不疯魔不成活

[DM/HP][续翻]Draco Malfoy, It's Your Lucky Day. 3.1

Author: Faith Wood
Beta: Cheryl Dyson
Summary: 尽管在禁林中受伤、迷路、没有魔杖、面临被谋杀的危险,Draco Malfoy还有他的运气。
Rating: NC-17
Epilogue compliant? Nope. EWE. Hogwarts“八年级”。
Word Count: ~37 000

※faithwood太太的文开放翻译授权。


之前部分

※虽然这辆车从技术上与人物心理上来说都是DH,但依旧略带互攻暗示/倾向(毕竟是洋妞的文),洁癖妹子请注意避雷。


III.
The Answer


Luck is when opportunity knocks and you answer.
所谓幸运就是,机会叩响了你的门,你也给它开了门。
~Anonymous
~匿名



我彻底疯了,当Draco更紧地抱住赤裸的Harry Potter时,他这么想着。

最初,他只是有点无聊,但理智还在。必须有人看着火,他得保持清醒,然而这里没什么可以消遣的东西。凝视着Potter紧闭的眼帘实在太无趣了,Draco不得不找些别的事来打发时间。他去了另一个房间查看那些魔药。他飞快地扫过那些瓶子,试着找出点有用有趣的玩意儿。最后他喝了愉悦剂(Cheering Solution),并不是说他真信这能让他高兴起来,只是因为他有点渴,而这种药水喝起来像南瓜汁。他喝完后的确感到自己好点了。

他回到Potter那边,手里拿着一种微微发光的白色治疗药膏和一块软布。他突然有一种想治疗Potter身上每一处伤口的冲动,当然这都是无聊与愉悦剂的错。Draco把药膏抹上Potter被擦伤的下巴,抹上他穿越森林被树枝划伤的面颊,又抹上Potter落地时肯定有撞到的后脑勺,甚至连Potter干裂的嘴唇都被抹上药膏,迅速愈合。

当他正擦去Potter脸上的血和膏药时,可怕的事发生了。它是逐渐发生的——Potter的皮肤冒起鸡皮疙瘩,它们扩散到他的臂部和胸口,随后Potter开始浑身颤抖。Draco立即从Potter头下抽出他的斗篷,裹住Potter颤抖的身躯。

这么做毫无用处。马上,Potter的战栗加剧,他的眼帘颤动着而痛苦的呻吟从唇间泄出,Draco甚至能听到牙齿颤栗的声响。这看起来就像某种疾病突然发作。

Draco往壁炉里又扔了些柴火,然后几乎趴在Potter的身上,用毯子和斗篷把颤抖着的他裹得严严实实的。可是Potter的情况却恶化了。

Draco突然想到,这种颤栗有可能是一个吉兆,这也许意味着Potter摆脱了咒语,使他能从沉眠中苏醒。因为恢复了意识,他终于能感受到自己冻僵的身体有多么寒冷。但知道Potter不会因诅咒而死并没带给Draco多少安慰,现在Potter反而有可能会死于体温过低。不管怎样,他都会死,而Draco没法再给他服用暖身的魔药。任何可以治疗这种症状的魔药与Draco喂下的那些都不兼容,他已经往Potter的喉咙里灌下太多后者了。

幸或不幸的是,根据某人的观点,Draco的大脑拒绝忽略那些人体取暖所造就的奇迹。从他开始想如何给Potter更多热量起,这种想法就被埋起来,藏在了Draco大脑一个叛逆的角落。时间嘀嗒着流过,Potter的颤栗没有缓解的迹象,而Draco已无法忍受继续看着他瑟瑟发抖。

诅咒着自己的大脑和Potter,还有Slughorn,毕竟要不是他把他们送到禁林来,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,Draco脱光自己,躺到Potter身边,用整个身体裹住Potter冰冷颤抖的身躯。他不得不紧紧咬住牙关以不叫出声来。Potter冰一样的肌肤似乎威胁着将Draco拉入严寒的死亡深渊,不过Draco知道这并不会发生,他把Potter的背压在自己胸前,摩擦着他能够着的Potter所有的部位。

无论如何,Draco通过完全赤裸地躺在Potter身边来温暖他的尝试,并不是他已精神错乱的一种迹象。他必须带给Potter热量,他的行为是完全合情合理的,更不用说这是多么的成功。然而,在身体暖和起来后,Potter转过身来,困倦地把自己的脑袋埋入Draco的脖颈时,Draco没有试图起身。与之相反,他的胳膊环上了Potter的背,让Potter更靠近自己,更糟糕的是,Draco左手手指坚决埋在Potter的乱发中,情不自禁地爱抚着那些软而黑的发丝。

不过这也不是Draco疯了的确切症状。他可以轻松解释自己的行为是合理的。他们在森林中央迷了路,又受伤又受冻,而Potter差点死掉,Draco突然迫切想搂住傻瓜Potter的欲望无疑是个可预见的精神创伤反应。这简直太正常不过了。

使Draco终于确信自己疯了的,是一件令人惶恐不安的事——当Potter面朝Draco亲密地贴着他的时候,Draco的身体产生了极其不恰当的反应。他几乎没法将其归咎于精神创伤。而让Draco感到更疯狂的是,甚至在Potter迷迷糊糊呢喃着,轻微挪动着,像是随时会醒来的时候,他依旧没做出任何尝试以离开Potter的怀抱,遮住他的裸体以及稳步增长的勃起。他故意将自己推入一种尴尬的境地——谁知道Potter醒来后会是什么反应,当他发现抱着他的Draco不仅全身赤裸还硬着?不管怎样,Draco大脑里最疯狂的部分怂恿他就这么搂着Potter,先不去担心后果。

而这一刻远在Draco期望前到来了。

Potter在Draco颈间嘟囔,慢慢抬起脑袋。他眨着失焦的绿眼,难以置信地盯着Draco。伴随着淹没脑海的恐惧,Draco盯了回去,默默等待着一场爆发。

Potter看起来好多了。他脸颊有了血色,而他被治疗清理过的面孔也不再是吓人的冻伤模样。他的瞳孔太宽,显得双眼无神。最重要的是,Draco想把手掌贴上Potter的额头,但他不敢动。从紧贴着他的Potter皮肤温度判断,Potter现在在发烧,不过没有魔杖Draco也不敢肯定。就他自己而言,整个木屋难以忍受的炎热,他此时此刻其实并不相信自己的感官。

当Potter不再对着Draco眨眼时,他两眼间出现了一条细纹。

“Malfoy?”他低声道,听起来几乎是害怕的。

“一次了不起的猜测。”Draco称赞道。他决定自己得宣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Potter的命。毕竟,尽管这是事实,由于某种原因,它感觉上并不像是真的,只是他这方将其幻想合理化了。Draco还充分意识到如果自己就是那个一开始诅咒Potter的人,Potter可能根本不会感激他救了自己。他只能希望如果Potter变得杀气腾腾,自己可以轻松制服他。毫无疑问,Potter又混乱又虚弱。

但是,现在,Potter看起来仅仅有点困惑。他环视这件小屋,当他扫过整个小屋内部,壁炉,他们的床,还有最终他们赤裸的状态以及亲密的姿势时,他的眼睛睁大了。

“我的天啊。”Potter的视线再次投向Draco的眼睛,喘息道。

“我可以解释。”Draco立马说道,随后他畏缩了。他的语气听起来太过自我防卫。他不得不谨慎措辞自己的解释与道歉。也许,仅仅是也许,假如Draco足够低声下气并说辞令人信服,Potter会原谅Draco诅咒了他。这是个不太可能的结果,但Draco必须得试一下。趴在地上道歉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,现在没有时间来讲究失去自尊这种事。他不想进阿兹卡班,Potter是唯一那个能从这种恐怖命运中拯救他的人。

“噢,不用。”Potter摇头,他的眼睛看上去依旧难以置信的张大着:“我觉得这显然不用解释。”

“什么?”

Potter突然动了一下,而Draco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喘息。看来并不只是他的身体对他俩亲密姿势有不恰当的反应,明显有一根坚硬物灼热地戳着Draco的大腿。

虽然这个发现已让Draco无比震惊,但当Potter露出一个巨大无比的笑容时,他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了。

“不是我要抱怨,可这实在太尴尬了。”Potter轻笑着,双眼放光地看着Draco,好似刚被告知今天就是圣诞节。

“呃,我同意,不过就像我说的那样,我可以解释。”Draco试着移开,Potter却爬到他的上方困住他。“我还可以先起来穿上衣服再解释。”Draco无力地补充道。

Potter笑容甚至变得更大了,仿佛他根本没听到Draco说的话。“我的大脑真是个可怕的地方。”Potter惊奇地扫视着Draco的脸。

“呃……”

“我是说,我们在小屋里,一个怪异的小屋里,躺在壁炉前,盖着……”Potter抓起Draco的斗篷盯着它看,“毛皮,真正的毛皮。”

一阵寂静后,Draco抬起手掌贴上Potter的额头。“你神志不清。”他总结道。Potter体温太高了,Draco更仔细观察Potter,注意到他的双眼依旧没有焦点。就算Potter没戴眼镜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他的眼白微微发红。这种发热症状肯定是鸟蛇蛋的副作用之一。

Draco的手掠过Potter的脸颊,但他立马缩了回去,因为Potter主动倚入他的掌心,这个动作与随之发出的呢喃声都如猫一般。Draco皱眉。Potter需要喝退烧魔药,可Draco已给他用过一种本应消去鸟蛇蛋毒素效果的魔药了。现在只能靠Potter自身去击败它。

“Potter,”Draco慢慢地说,徒劳地想要坐起,Potter简直有一吨重。“你需要睡觉,休息一下,好吗?你受伤了而且——”

“睡觉?”Potter重复这个词,又笑了起来。“我以为我已经搞定这件事了。人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做梦。”

Draco眨眼:“你不是在做梦。”

Potter对Draco露出鄙视的眼神,就是那种用来看白痴的眼神。“Malfoy,我们现在单独躺在一张床上,裸着,盖着毛皮,前面有个壁炉,还在一个小屋里。我当然是在做梦。”Potter忧愁起来。“真悲哀,Dursley们禁止我看电视时我就应该听他们的。我们现在显然陷在一个八十年代的俗气电影里。这真有点尴尬。”

“Potter,听听你说的——你在胡言乱语。”Draco坚持道,他完全听不懂Potter在说什么。

Potter的脸色变得无比严肃,Draco心想他终于说服Potter相信这是现实了,但Potter的目光锁定在Draco跳动的太阳穴上。

“你受伤了。”Potter说,这一刻他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紧张,但他随后又爆发出笑声。“你当然会受伤了!涉及小屋和壁炉的剧情里,受伤是必不可少的条件。毫无疑问,一次滑雪事故。”Potter轻笑。

“Potter,看在他妈的份上,听我说(focus)”Draco停了一下,“你不是在做梦。我们现在在禁林里。你受伤了。我发现了这间——”

“啊哈!”Potter发出胜利的叫喊,他已经从Draco身上移到旁边,还发现了他们临时床铺旁的治疗药膏。“我才许愿能有东西治疗你,它就在这出现了。这不是梦,老实说这不可能。”

Draco闭上双眼。“Potter,是我把它放在那儿的——嗷!”Draco痛呼出声,Potter把药膏抹上了他的太阳穴。

“抱歉。”Potter做了个鬼脸,他的触碰变得轻柔起来。

Potter的脸离Draco极其危险的近。他们正在分享同样的空气,这让Draco突然觉得难以呼吸。Draco的太阳穴感到阵阵刺痛,因为Potter正轻抚着他的皮肤,即使完全没有这个必要——一旦抹上,这种药膏就会迅速起效。Potter的双眼微眯,看起来正全神贯注于抹药这件任务上。Draco本计划阻止他并坐起来,却没有执行这——合乎逻辑的——一系列行动,与之代替的,他的睫毛颤动,最后合上双眼,享受着Potter指尖轻柔温和的碰触。

“还有,看!”Potter说,仍然兴奋不已:“现在我又找到一块布,简直太方便了。”

Potter轻拭Draco的脸,Draco不由为之叹息,他清理着Draco脸上的药膏残余和血迹。在经历了所有这些担惊受怕后,仅仅躺下来享受温暖安全以及被照顾的感觉简直不可思议的美妙。遗憾的是,Draco无法假装这真个梦。

Potter亲吻他太阳穴的触感把Draco从晕眩中拽了出来。他猛地睁开双眼。

Potter抬着头,手臂撑着自己,在对他微笑。他的手依然抚摸着Draco的面颊。Potter的乱发落在眼旁,漆黑的发丝混在睫毛间。他的脸颊看起来更红润了,嘴唇则异常丰满。虽然Draco有话要说,但在他欣赏Potter双眸有多么翠绿的片刻间,这些话语已被暂时抛至脑后。没有眼镜的遮挡,在黑色的睫毛与发丝的映衬下,它们从未如此绿过。

“现在,”Potter低语道,他看起来极为高兴地仔细检查着Draco的脸:“完美。”

Draco战栗了。那双眼中的情感,如此清晰,如此显而易见。他被堵住了喉咙。为什么Potter会这么看他?Draco迅速回顾了一遍Potter所服用魔药的成分,但没一个有可能产生爱情魔药的效果。愉悦剂的效果可能会诱发这样的情况——在某种程度上——可Draco才是那个喝下的人。既然他想到这点,那么愉悦剂就是完美的罪魁祸首。Draco的双臂仍然环抱着Potter,其中一只胳膊被困在Potter身下,而自由的手指却在Potter诱人的脊椎线条上慵懒地画着圈,他能将此全归咎于愉悦剂的效果。

“为什么你会梦到?”Draco问,他的视线扫过Potter的肩膀、手臂,和他的胸口,这块肌肤已从毯子与斗篷的遮挡下逃离。在火光的照耀下,Potter的肌肤看起来是金色的。

Potter放纵地笑着。“我不久前就不再这么问自己了。”他这么说道,然后俯下身来。

Potter想吻我。

这个想法充斥着Draco整个大脑,使他片刻间在彻底的震惊中凝固了,而最终导致他想松开双手却慢了一步。在最后一刻,就在Potter的嘴唇碰上他的之前,Draco别开脑袋,Potter吻上了他的嘴角。这看起来完全没困扰到Potter。他轻吻着他能碰到的Draco脸上每一个部位:下巴,脸颊和太阳穴,他的吻甚至游弋上Draco的耳廓,又移向Draco的发线与脖颈。

“Potter。”Draco喘息着转回头。他匆忙挣出手捧住Potter的脸,但还是让Potter成功在他唇上印下一个温暖快速的吻。Draco的胃一阵翻滚。

“停下!”Draco叫道,将Potter的脸推开。他的拇指碰到Potter的嘴唇,Potter突然伸出舌头舔过它。

可怜的Draco被呛到了,他移开拇指,抬起肘部,以保证Potter的脸处于安全距离外。

Potter撇下嘴角:“说真的,Malfoy,别这么难搞。你不是我想象中的虚拟形象时已经够难搞了。”

“Potter,我不是你想象中的虚拟形象。这不是梦。”Draco坚决说道:“你不记得我们穿过森林这回事了?你以为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我的床上,我的宿舍里,做梦。”Potter看来完全确信自己的想法。

“那森林呢?还记得那该死的森林吗?那些疼痛以及行走?”

Potter皱眉:“嗯……那肯定也是梦,一个可怕的梦。”

Draco挫败地咆哮着:“不,Potter,那也不是梦。你被诅咒了。你还……你还记得是谁咒你吗?”Draco退缩,他更希望自己没问这个问题。他想要Potter睡觉休息因为Potter需要这么做,但他并不真的想要Potter记起发生的事,如果这意味着Potter会开始揍他而不是亲他的话。虽然,坦率地说,Draco应该比起Potter亲自己更宁愿他揍自己。他活该被揍,但他不值得Potter的亲吻。(Hitting he deserved, kissing he did not.)

“我没被诅咒,才是。”Potter的声线像个暴躁的小孩,好像Draco说他偷了东西似的。Draco叹息,但Potter再次皱眉:“不,等下,我记得。”Potter睁大眼睛而Draco屏住呼吸——“我们被狼人袭击了!”

“噢!看在他妈的份上!”

Potter露齿而笑:“是告诉我的。你还说我们必须去救罗恩和赫敏。你还说了些什么邀请狼人共进晚餐的事……这很怪异,像梦会有的样子。然后我们飞过了森林……”

“我们没有飞。”

“感觉像是飞着。你还一直抱着我……”

“我是在帮你站住!”

“然后梦境改变了,我们最后就在这里。”Potter双眼放光:“懂了吗?我做了一个愚蠢的噩梦,不过它已经结束了,现在我正做着一个——好吧,老实说一个超级俗气——但可爱的梦。”

“你懂的,”Draco沉思着:“我觉得……如果我扇你再弄晕你,不会造成严重的伤害。这样你肯定能睡着了。”

“Draco?”Potter热切地注视着他。Draco的大脑停工了,缓慢处理着Potter刚刚叫了他Draco这件事实。他希望Potter没这么说。这听来很奇怪。“你能帮我个忙吗?”Potter恬不知耻地猛眨他的睫毛。

“什么事?”Draco警惕地看着Potter,然而,警惕并没有什么用。


一辆3.4M的车,流量慎点。


Draco看向炉火。如果他想让它再继续烧上一段时间,他必须得起身给壁炉添些柴火。但在Potter的手指在他发间轻抚摆弄着发丝的这种时刻,他完全不打算起身。

总是来得太快,Potter的爱抚慢慢停了下来。Potter的呼吸变沉,Draco花了好几分钟听他的呼吸声。现在是个不错的时刻,他可以开始崩溃哭泣,可他的双眼依旧干涩。Draco叹息,无奈地坐了起来。

他离开Potter走向壁炉,忍不住打了个颤。他害怕因为等了太久,柴火已无法烧着。他盯着壁炉,而他的强烈期望最终让火焰烧了起来。他在想他应该回去睡觉还是最好穿上衣服出去寻求帮助。他已经没有理由留在这儿了。Potter好了许多,他不再需要Draco的照顾,但Draco却反感这个离开Potter的想法。

然而,Draco的进退两难立马被解决了。

他眼角瞥到了一丝蓝光。他转过身,寻找光的源头,但他并没有花上太久。

Draco注视着Potter沉睡的躯体。莫名其妙地,Potter正在发光


(第三章第一部分完)


PS:“沿着毛发顺势而下”这句原文为“trace the line of hair”,而蛋妞那里,是真的有一条线的……想知道什么样的可以搜照片看看。
PPS:翻到身体被掏空,不过虽然只是开车,但字里行间还是有一点点暗示了事情真相的蛛丝马迹,感兴趣的姑娘可以猜猜看XDD

(修改:因为该章标题The Answer指的是Draco“应了门”,所以将谚语原文加上以便理解)

评论(26)
热度(128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